百汇诗词网
朝代近现代末当代初朱庸斋
晓日千红下玉台,半随流水半尘埃。消沈六代江山梦,寂寞三春锦绣堆。
香国光阴曾一瞬,情天空色悟将来。杜郎未老才华尽,总为芳时带恨回。
朝代近现代末当代初朱庸斋
钿车何日出东门,停伫阴晴总断魂。坠絮飘花春渐老,闻声对影梦难温。
朝代近现代末当代初朱庸斋
待人曾惯耐春寒,来日相逢各自难。悽绝落花微雨外,与谁私凭玉阑干。
朝代近现代末当代初朱庸斋
长街躞蹀雨纵横,心力空抛约未成。输与定庵先会领,非将此骨媚公卿。
朝代近现代末当代初朱庸斋
横塘深浅未关怀,亲采芙蓉愿尚乖。生恐入秋风物改,相逢犹隔水西涯。
朝代近现代末当代初朱庸斋
虚杯相待酒仍斟,雨送新凉直到心。猛忆昨朝相见后,衣香云鬓几低吟。
朝代近现代末当代初朱庸斋
白日经行卅六回,飞蓬两鬓复连腮。倘教误入南塘道,当负黄金走马才。
朝代近现代末当代初朱庸斋
酒馀心事万千缕,日午匆匆送别时。并立葵阴人不觉,此情唯有两家知。
朝代近现代末当代初朱庸斋
闻道星期六,门多问字车。宁非书有价,不复食无鱼。
碍梦床虚设,充棚楮尚馀。齐名愧夙昔,病困合穷居。
朝代近现代末当代初朱庸斋
秃管书难就,成蝇误每多。病羸疏过肆,门静足张罗。
姓字今谁识,文章只自阿。老来规矩厌,丛帖任生蛾。
朝代近现代末当代初朱庸斋
百合入夜开,人花两相俏。月色入帘时,清辉为人照。
朝代近现代末当代初朱庸斋
截取苍碞半段阴,竹光松影冷愔愔。孤篷染尽星湖水,世外仙源讵可寻。
朝代近现代末当代初吴则虞
一程芳草清明近,吩咐莺鹂。休凭悲啼。留得春魂稳处栖。
绮罗未必真成障,诗到无题。人到无依。故国东来雁北飞。
朝代近现代末当代初朱庸斋
尺幅丹青一抹秋,山容清瘦似工愁。何时盖顶苍崖下,收拾云烟作卧游。
朝代近现代末当代初朱庸斋
沈公爱画菊,日就菊相亲。傲霜矜晚节,深会菊之神。
心身如花叶,与菊合一人。众谓公善画,焉能举其真。
高标竟遗世,拔脚无纤尘。却顾向东篱,依依空断魂。
愿菊不须开,赭墨谁复陈。